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报刊大全正版大全 > 吉登斯 >

吉登斯:当代欧洲社会模式的反思与展望

归档日期:05-22       文本归类:吉登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全球化和福利国家的双重压力下,欧洲社会模式呈现了不同的应对能力。这些都是欧洲能够并且必须作出反应的挑战,它们对于社会模式具有某些重要的影响。

  【内容提要】在全球化和福利国家的双重压力下,欧洲社会模式呈现了不同的应对能力。斯堪的纳维亚模式不仅实现了社会福利与经济增长绩效的共同发展,而且还有效应对了全球化所带来的压力。保守或者合作主义类型的社会模式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困境。《里斯本议程》展现了欧盟社会发展的蓝图,但在由民族国家所组成的欧盟,实现的前景依然任重而道远。最后,结合欧洲运作良好的国家的经验,本文提出了欧盟未来发展的政策框架。

  欧州的福利制度常常被看作是皇冠上的明珠这或许是成就欧洲社会特殊品质的主要特征。2003年5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前夕,哈贝马斯和德里达这两位欧洲最杰出的知识分子就欧洲认同的前景问题写了一封公开信,认为福利国家“社会保障的保证措施”与“欧洲人对国家文明化力量的信赖”很大程度上已融汇贯通。①其他大多数赞同欧盟计划的观察者也都同意,欧洲社会模式(ESM)是或者已成为欧洲形象的基本部分。

  把“ESM”输入Google进行检索,有5580万个条目出现!如此大量的信息或许反映了如下事实:像有关欧盟的许多其他情况一样,ESM本质上是一个有争议的概念。虽然事实上该概念处于中心地位,但当我们试图明确地阐述它时,却多少有点令人困惑。曾经认为,ESM不独是欧洲的,不完全是社会的,也不完全是一种模式。②如果它是指有效的福利制度,有限的不公平,那么,其他国家恰恰与欧洲国家一样发达。例如,澳大利亚、加拿大超过了葡萄牙和希腊,更无须提及扩大了的欧盟25国中新加入的国家了。ESM不纯粹是社会的,因为不管如何定义它,它从根本上依赖于经济的繁荣和再分配。它不是一种单一的模式,因为欧洲国家之间的福利体制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关于ESM,存在着众多不同的定义,尽管它们都集中于福利国家。例如,丹尼尔沃恩怀特海(Daniel Vaughan-Whitehead)列举了ESM的不下于15种要素。③我们或许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ESM不是一个单一的概念,而是价值、成就和抱负的组合,它在欧洲国家之间的实现形式和实现程度各有不同。我有关于它的观点如下:

  ●一种健全的福利体制,它在某种相当高的程度上为全体公民,尤其是最有需要的公民提供有效的保障;

  维持这些制度的关键角色是“社会伙伴”(social partners)、工会组织以及其他促进工人权利的机构。每一种特征都必须与扩大整体经济繁荣和(理想地)完全就业相结合。ESM具有其总体价值观:全社会共担风险、共享机会;培育社会团结或凝聚力;通过积极的社会干预,保护最弱势的社会成员;鼓励工业领域中的协商而不是对抗;为全部人口提供一个丰富的社会、经济公民权利框架。

  包括支持者和反对者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同意,ESM目前处在极度紧张的状态,甚至正在衰败。福利国家处于被围困的状态。大约三十年以前,它似乎能够提供稳定与保障,但它现在已如昨日黄花。然而,我们应该把这种情况联系起来看。有些人认为,二十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是福利国家的“黄金时代”,当时,经济稳定增长,失业率低,所有人都享有社会保障而且公民的感觉比现在踏实得多。从这个角度看,ESM已受到外力的“攻击”,尤其是与全球化相关的力量,而且不断遭到削弱,甚至是部分瓦解。

  现实更加复杂。对于诸如西班牙、葡萄牙、希腊以及后来加入欧盟的成员国而言,因为福利供给的无力和不足,根本不存在什么黄金时代。即便是那些具有发达福利体系的国家,黄金时代也远非一切皆黄金。在那个时代,批量生产占主导,由官僚集团统治着,管理方式往往独断专行,大量工人从事生产线上的工作。妇女极少从业;只有小部分年轻人接受继续或高等教育;提供的健康服务等级也远比现在低;老年人在严厉退休年龄的规定下被迫离职。与当时官僚制精神特质一致的是,国家一般把人们当作被动的臣民而非主动的公民。在过去三十年间,福利体制的一些变化旨在纠正这些缺陷,因此,具有进步和必要的意义。

  当然,“黄金时代”以来,世界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ESM和欧盟本身在很大程度上是两极世界的产物。柏林墙的倒塌正如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所说的欧洲的11:9那样④几乎完全改变了欧盟的性质,引起了仍未解决的认同问题,而且确实在法国人和荷兰人拒绝接受欧盟宪法的情形中得到了反应。

  凯恩斯主义在西方的消亡和苏联的垮台是由各种相同的趋势造成的不断加速的全球化、一种在世界范围内兴起的信息秩序、制造业的萎缩(及其向欠发达国家转移)、新形个人主义和消费者权力的兴起等。它们并非飘忽不定的变化,其影响不断得到了扩大。

  二十年前,发展中国家生产的产品占世界制造品总额的10%,该比率现已上升到25%,如果保持目前的势头,2020年将达到50%。以购买力衡量,中国最近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不超过5年,以市场交易值衡量,它有可能超过日本的经济。⑤ 1980年,欧盟现在25个成员国的生产占世界制造业产量的26%。到2003年,该比率缩减为22%,到2015年,可能不会超过17%。

  大公司已不再仅限于向国内提供其商品和服务,而是面向整个世界,既强化贸易,也强化地方特色。20032004年,世界贸易量是全球产出的两倍。以印度为龙头,服务行业的跨国贸易正快速推进。用现金计算,印度的服务业出口从1990年的50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400亿美元。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竞争不再仅仅集中在低成本商品上。中国和印度对技术给予了大规模投资,尤其是信息和通讯技术(ICT)方面,两国每年有四百万大学毕业生。考虑到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和普及,谁也不知道服务业外购(the outsourcing of services)的情形将会走得有多远。然而,那些可以外购的服务的复杂性正在迅速提高。金融、法律、高技术、新闻和医疗等服务属于最有可能直接受到影响的领域。对于这些问题,我将在《全球时代的欧洲》第2章作更加详尽的讨论。

  社会模式依赖于整体经济的繁荣,理想地说,它应对后者有所作为。然而,在过去二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欧盟的经济运行已反复导致了焦虑的出现。根据衡量经济成功的标准,欧盟已落后于美国。(西)欧洲曾经是社会和经济变化的前驱;现在,欧盟有被历史遗弃的危险。单一市场巩固所带来的进步和欧元的启用并没有带来经济复兴。

  根据调查结果我们知道,在法国和荷兰的全民公决中,选民集中关注的事实上首先不是宪法的问题。在法国,参加公投的人占75%,其中足有66%投“反对”票的选民相信,一部欧洲宪法仍然是必要的。荷兰的情形更加复杂,因为部分投“反对”票的选民担心,小国会过于受大国的控制。但是,在这两个国家,对于社会和经济的关注都极为重要主要担心工作问题和福利不足。欧盟所发生的变化尤其是规模扩大方面的变化被认为有可能使已经很困难的局面变得更糟。

  部分评论者往往淡化欧洲所面临的困难,尤其是把欧盟与美国对比时。⑥他们认为,欧洲人已经作出了生活方式的选择。他们换来了比大多数美国人所能享受到的更多的闲暇增长水平。然而,一些欧盟国家的生产力与美国不相上下。确切地说,由于欧洲有更加健全的福利制度,在欧盟国家,供职于低报酬职位的人(working poor)比美国更少。

本文链接:http://macyscost.com/jidengsi/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