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报刊大全正版大全 > 季乐 >

CBA宝贝另一面:当老板后仍要演出 为跳舞遭软禁(全文)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季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了解篮球的人都对篮球宝贝不会陌生,这些长相甜美,身材火辣的女孩子在篮球场上短短的几十秒的表演,劲爆,性感,常常吸引眼球。但是殊不知在其光鲜的背后,却是艰苦的付出。她们大多是在校学生兼职的,每场比赛十几支舞蹈的表演,一个赛季,十几次的表演。舞台背后有着大半年无酬劳的训练,受伤、感冒发烧也是家常便饭,还常受身边朋友侧目。但她们因为青春无忌惮,因为热爱舞蹈而不计付出。

  采访中,新世纪的篮球宝贝文静怡总是笑呵呵的,对于背后的艰辛,她总是说“习惯就好”,对于为了跳舞被父母软禁在家,晚归时翻墙钻洞回宿舍等“疯狂”往事,她总是说,“年轻就要疯狂,老了就疯不起来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最开心的”。但也是这样的女孩子,每天都有计划表,生活过得充实而精彩。而对于的舞时尚宝贝夏禹而言,之所以当企业老板后仍坚持做篮球宝贝,是因为她跳舞蹈不仅是因为热爱,更是追求自由。

  1988年出生的气质美女夏禹现在是某文化传播公司的老板,半年前回归舞时尚俱乐部,是唯一不要工资的舞者,她表示,能来这里跳舞并不是为了钱,而是兴趣,她的回归是为了找回记忆和共鸣。

  夏禹曾是东莞厚街电视台的时政新闻主持,大二时同学偷偷帮她报名全国CBA篮球宝贝选拔赛,她就稀里糊涂地参加,所在的队伍拿到了华南地区冠军,自己获得最佳形象奖。此后实习、工作、创业,忙得她一塌糊涂,但半年前她又萌生了回归的年头……一切皆因喜欢。

  说起自己大学时期的CBA篮球宝贝生涯,夏禹的眼睛弯了起来,充满甜蜜的回味。“我参加篮球宝贝,完全是稀里糊涂的。”夏禹说,她高中时就很喜欢跳舞,不过那时跳的是街舞。看到记者不太相信的眼光,她强调了一句:“真的,不骗你。”

  后来她考上了某校的播音与主持专业,课余时间依旧跳街舞玩耍,还和另外四个人组成五人组,经常聚在一起切磋舞技。大二那年,CBA全国篮球宝贝大赛开始选拔时,其中一位同学偷偷把她们五人全报了名,并入选了。于是她们几个人就稀里糊涂地参加训练和排练。当时根据NBA的篮球队伍名称分组,夏禹则被分到热火队中。

  “当时每天就训练,也没太多想法,结果稀里糊涂冲到了决赛。”夏禹笑着说,她们获得华南地区的冠军,自己还获得最佳形象奖。没多久,夏禹就接到评委、舞时尚的王雪儿的电话,邀请她参加篮球宝贝。因为喜欢跳舞,对CBA没什么概念的夏禹就加入了。

  2009-2010赛季,夏禹的“曝光率很高,被很多人认识”。其中最有意思的是,2009年下半年,大三的夏禹正好在广东体育频道实习,她白天在电视台上班,晚上便到篮球场跳舞,电视台的记者发现她时,很惊讶,还跟她开玩笑,这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此后电视台的记者、编辑都认识了她,看到她时总是很欢喜地打招呼,有时还不忘调侃一两句。

  2010赛季的时候,夏禹因为实习忙,就没怎么参加训练和表演了,此后到东莞厚街电视台上班,担任时政新闻主持,并过了两年朝九晚五的生活,“完全脱离了CBA舞台”了。

  但随着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的继续,让原本就不安于现状的夏禹一眼就能望见自己的未来。于是她不顾家人的反对,辞职了。离职后,不知做什么的夏禹,便到欧洲旅游了一趟后,发现世界很大,自己太小,对辞职的冲动有些后悔,但无路可退了。

  2013年,夏禹当了某商会当秘书长,并开始筹备建立自己的文化公司,去年9月份公司成立。她把公司取名叫“美夏”,“除了臭美,把自己的名字放进去外,还希望将最美的东西呈现出来。”夏禹说,因为忙于工作,经常熬夜,加上压力大,很多伤脑筋的事情也让自己常常头疼,尤其是近半年来,她忙到没有任何一次聚会。而此时的王雪儿打电话让她回来,让她回忆起大学期间跳拉拉舞的美好时光,燃起了回来的冲动。

  2014年末,公司的项目基本都做完了,夏禹便迫不及待地跑回来。“跳舞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音乐和舞蹈能使人快乐。”夏禹的欢乐溢于言表,她说,此后一有时间就过来,或看看群里最新发布的视频,学习新舞蹈。“因为有底子,上手很快。”

  夏禹是拉拉队里唯一不要工资的队员,对此她表示,拉拉队舞者的工资很低,能来此跳舞的都不是为了钱。“我回来,是为了找回记忆和共鸣。”

  “习惯就好。”这是新世纪篮球宝贝文静怡的口头禅。这位大大咧咧又坚持执着的大一女生,每天都过着忙碌而充实的幸福生活。和大多数大学生的生活一样,“三点一线”,但她的三点一线却是课堂、舞时尚俱乐部和咖啡厅。她手机里总有个日常计划表,并严格执行,除了上课就是到俱乐部训练,到篮球场表演。有空时则到咖啡厅兼职咖啡师,学习拉花等咖啡艺术和技艺。她说她喜欢到休闲轻松的地方去,也希望以后创业,开舞蹈室和咖啡厅,把这种轻松休闲的生活消遣带给别人。

  不过,你可别因为上面的描述就认定她是个文静的姑娘。她其实是个疯狂的“女汉子”,高三时为跳CBA拉拉舞,曾一度被父母软禁,但她依旧义无反顾,并以考上华南理工大学而让父母网开一面……

  今年20岁的文静怡是华南理工的大一学生,对她不太熟悉的人会觉得她人如其名,文静怡人。不过,她自己不这样认为,她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各类运动,尤其对篮球很感兴趣,性格比较偏男孩子,总是大大咧咧的。

  两年前,正在读高三的她,经朋友的介绍,到舞时尚面试,加入了CBA篮球宝贝。文静怡之前学习的是爵士舞,曾拿过学校舞蹈比赛的亚军和几个学校联谊比赛的季军,原以为跳拉拉队的舞蹈比较简单,结果因常常跟不上节奏,因怕拖累团队而不止一次偷偷哭过。

  “因为爵士舞节奏感比较强,我已经习惯了,一时半会很难改变,所以学拉拉舞的舞蹈时,跟得很累,当时是队里跳得最差的一个,常常拖了大家的后腿,所以曾私下偷偷哭过。”文静怡笑着说,练习劈叉时,队长往往用脚踩着,疼得她大喊大叫,“但我反而不会因为疼而哭,因为为疼而哭是很丢脸的。”

  其实,学习舞蹈的这点苦,吓不倒文静怡,父母的反对才是要命的。因为开始练习时不适应,也经常12点过后才回家,睡眠不足,文静怡成绩一度下滑,这让爸妈为她的高考担心,认为她跳舞是不务正业,一度把文静怡软禁在家里。对此文静怡总是耐心地沟通,“如果还是沟通不成功,便直接走掉。”文静怡笑着说,因为自己情况比较特殊,队长和队员对她都很理解,常私底下对她进行单独培训。当时文静怡每天晚上必须晚自习,9点下课后才奔到舞蹈训练室,但队友们毫无怨言地等着她,和她一起排练完了才走。

  现在的文静怡和很多大学生一样,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但她的“三点一线”并不是宿舍、食堂和教室,而是学校、俱乐部和咖啡厅。

  除了上课,她常利用课余时间练习舞蹈,尤其在CBA赛季时,还会请假去参加训练和表演。也因为这个原因,她常常晚归,以至于门卫、宿管人员都认识她。“我们学校有个隐秘的地方,只有经常晚归的同学才知道,那里树木很多,把护栏网的一个小口子遮蔽的严严实实的,我晚归时,就先翻墙,然后从那口子钻进来…..”说起这个文静怡笑得特欢。

  除了上课和训练,文静怡更多的是到咖啡厅兼职做咖啡师。她现在主要是做拉花。“这个比较难学,也比较有意思。”文静怡说,她打算毕业后去创业,先去做舞蹈助教和与咖啡有关的艺术和技艺,以后开个舞蹈室和咖啡厅。

  “我比较喜欢到休闲轻松的地方去,也希望以后把这种对生活的消遣带给别人。”文静怡笑着说,但转瞬又“哀伤”起来,她说,一些对她有好感的男生一知道她是篮球宝贝,以为肯定很多人追,就不敢追她了,此外,也因为把每天安排得满满的,以致妈妈总投诉自己“忙得跟美国总统似的”,没时间陪她。

  作为八冠王宏远队的御用拉拉队,“舞时尚”每个时期都会有自己的台柱,而这几年,这支拉拉队中最火红的队员,当属“小真真”黄晓敏。

  这位身高近1.70米的广东女孩,2010年进宏远拉拉队的时候一夜成名,被球迷昵称为“小真真”----其长相与CBA第一宝贝、宏远第一位红人宝贝真真颇为相似,再加上与真真一样身材火辣,从此江湖不仅有真真的传说,也开始流传小真真的故事,且其火红程度不亚于前辈真真。

  这是“小真真”首次向媒体讲述自己的成长故事,这位“90后”的小女孩说,她热爱拉拉队这一行业,“我以后结婚生小孩了,我还是想继续在拉拉队跳舞,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跳到能进老年人拉拉队。”

  采访时,小真真穿了一件紫色棉外套,还戴着棒球帽,不时发出大声的笑声----一看就是名“女汉子”.

  性格开朗的女孩,外貌身材又姣好,总是容易成为焦点,而黄晓敏正是这样被宏远拉拉队的负责人王雪儿发掘的。“2010年我参加世界小姐的比赛,雪儿老师恰好是评委,也是培训老师,而我是年龄最小的选手。后来比赛结束了,我开始随雪儿老师学跳舞,目的是减掉一些肉肉,然后雪儿就带我进入了拉拉队这一行当了。”

  然后就是一夜成名的故事;黄晓敏2010年11月开始进入宏远拉拉队,那年的春节,她就红遍了整个CBA----有摄影师给她拍了一组性感写真图片,这组图片迅速在网上走红,网友给了黄晓敏一个全新的“名字”----小真真。

  “我的很多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我红了,我当时有被吓到。回头发现自己居然被叫‘小真真’,感觉挺幸运的。因为真真姐人好身材好,而且这个名字,让我跟雪儿和真真两位老师的缘分更深了。”小真真眨巴着大眼睛,她口中的雪儿和真真这对姐妹花,是中国第一代拉拉队的代表人物,因为“小真真”这个名字,黄晓敏说自己简直成了雪儿和真真的妹妹,“从那之后,雪儿和真真买东西都买三份,因为要一份给我;买吃的话,要买四份,因为我一个人要吃两份。”

  可以说,小真真是继真真和雪儿之后,舞时尚第三位红遍大江南北的拉拉队队员,甚至有一次她到北京去参加全国拉拉队选拔总决赛,争着跟她合影的人也是“一堆堆”。

  “那段时间,我的微博粉丝几乎在每场比赛之后,都会增加几百号人。”小真真说,“我自己挺享受这种小出名的感觉,但毕竟当时年纪小,有段时间又有点退却,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

  为何会有“坚持不下去”的感觉呢?一个18岁的小女孩,一夜之间爆红,享受粉丝喜爱的同时,自然的接受一些“非议”。有一次,我在微博转发自己表演时的照片,说了句‘广东队加油’,当时广东队正和北京队打总决赛,于是500名对手的粉丝一起来攻击我,我一刷微博突然就傻掉了。”但好在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也就“习惯”了,“雪儿告诉我,不要去看网上的评论,后来我学乖了,真不去看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当然,小真真更多的是记得网友球迷对她的好,“我经常能收到球迷给我送的礼物,有时候舞时尚的前台,一天能帮我代收好几份呢!还有一次,我在微博上问广州体育东路有什么好的外卖电话,结果有一个网友给了留了号码。我当真点了一通东西,寿司、炒饭什么的,结果那个网友自己买了给我送过来了!那是一个和我年龄相近的男生,现在我们成了好朋友。”

  但令小真真略感郁闷的是,由于自己算是一个小名人,加上经常在赛前露脸,所以很多男性朋友都理所当然地觉得,追小真真的人肯定一串串,“所以没什么人追我啊!之前谈的一次恋爱,男朋友还是自己倒追回来的。”小真真用夸张的表情说。

  开朗的小真真,采访期间很少谈及自己学跳舞的辛苦,但雪儿透露,去年小真真去进修传统文化艺术课程,离开了球场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小真真胖了十几斤,”雪儿透露,“回来的时候,硬是逼着自己两周内瘦了下来。”

  实际上,小真真是属于比较“圆润”的体质,当初跟雪儿学跳舞的初衷也是为了塑造身材,作为吃货的她为了能在CBA赛场自在地舞动,真的跟自己作了许多抗争,小真真吐着舌头说:“有时候去赛场,我一个人要吃两个快餐才够,但为此我就必须跳更多,动起来消耗自己吃的东西。”

  作为一个吃货要跟肚子里的馋虫作斗争之外,另外就是伤病了。2011年她在表演中受伤,被诊断为“髌骨受伤韧带撕裂”,但为了不错过在家门口举行的大运会,小真真只休息了一个月就复出,并成了沙排项目的拉拉队队长,“我是阳江人,但在深圳长大,我觉得家乡有那么大的赛事,我绝对不能错过。结果那一次,深圳的媒体采访了我们拉拉队,在头版放了我的大图,我爸爸在报纸上看到我接受采访说的话,知道了他女儿到底有多爱跳舞,也知道了拉拉队是阳光且正能量的,所以他不但接受我继续跳舞,那天他还买了一百份报纸,送给所有亲戚好友,在我爸的‘高调’下,我在亲戚中成了明星。”

  而在此之前,小真真一开始是瞒着自己的军人爸爸偷偷当拉拉队宝贝的,“我爸爸的战友来看球,发现了我在拉拉队跳舞,跑去跟我爸讲,我爸知道后立马开骂。但正是大运会那次坚持,让我爸爸最终接受了我喜欢的事业。”

  如今,小真真有着自己的事业,从事形体和礼仪的培训工作,她说正是拉拉队的经历才有了如今创业的她,所以尽管已经升级为“小真真老板”,但你仍然可以看到她一日既往地舞动。

  已经是凌晨零点许,广州体育西路上行人寥寥,一个行色匆匆的女子,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她不时裹紧脖子上的围巾,但寒风还是任性地往他的领口里钻——2009年,雪儿结束了在东莞赛场的工作,正往家里赶。那一年,她24岁,在此之前,她用三年的时间,将一直“杂牌军”打造成了CBA冠军球队广东宏远的御用拉拉队,这支叫“舞时尚”的队伍,成为全国各地拉拉队竞相模仿的对象。

  深夜了,那奔跑的时针越来越近“1”,广州珠江畔的行人道上,不时有准备夜归的小贩经过,还是那个行色匆匆的女子,拖着更大的行李箱——这是2015年的雪儿,这一年她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尽管她已经从小女孩变成了季太太(去年她与前宏远队队员、现广西队队员季乐结束恋爱长跑);尽管她已经从体育西路的娘家搬到了她与季乐结婚的新房,但拉拉队负责人依然是她生活最大的标签。

  2006年,雪儿与她的姐姐真真(外界称真真为CBA第一宝贝),参加了宏远拉拉队的选拔,从此就与“拉拉队”这三个字结下了解不开的缘分,她自己也从一名普通的拉拉队队员,成长为“舞时尚”拉拉队的负责人——近十年的时间里,她有多许多的选择,比如远赴英伦留学,比如成为一名专业的舞蹈总监,比如成为全职季太太——但她从没有离开的想法,那最美好的年华,就在每个赛季的舞动和加油呐喊中,在每一次的练习与表演的汗水中,悄然滑过。

  雪儿说,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跳到老,最好能进老年人拉拉队-----在NBA,一直有老年人拉拉队的表演,雪儿想将这种模式,也引进到CBA来-----不停地想新点子,不停地让自己的拉拉队,在越来越竞争激烈的拉拉队市场保持新鲜度,是雪儿每天的新课题-----所以她的拉拉队中,有过来自杂技团的成员,有过专业健美操队的选手,有过从“百老汇”舞台请来的“洋宝贝”……

  有些人觉得,拉拉队这个行业光鲜,且不说能在聚光灯下舞动自己的青春,就是能比普通球迷更接近球星,也是相当幸福的;也有许多人觉得,这些年轻的女子在聚光灯下舞动自己的青春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消费自己的青春。对于这两种态度,雪儿都持“微笑”的心态-----她说,只有流掉按“桶”来计算的汗水后,踏上球场舞动的人,才知道这个中酣畅的滋味,也才理解其中的乐趣。

  采访的当天,为了准备宏远主场的拉拉队表演工作,雪儿带着“舞时尚”的宝贝,从上午十一点开始彩排,而后乘坐大巴来到东莞,等这些女生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广州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与负责人雪儿不同,拉拉队中的普通成员大都是自己的正式工作或是学生,拉拉队表演只是她们的一份兼职,有些人甚至“不要钱、只因兴趣”而舞动----就像宝贝夏禹所说的,当自己老掉了牙,回味起舞动的青春时,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比普通人多了一抹明媚的颜色。

  广东的CBA篮球宝贝队伍是王雪儿拉起来的。从2006年王雪儿参加CBA篮球宝贝选拔赛至今,她创立的这支队伍获奖无数,如北京奥运会是最受欢迎的拉拉队、全国最优秀拉拉队等,但王雪儿把这些成绩都归功于这些年轻可爱的篮球宝贝。“她们都是一群充满激情、热爱舞蹈的学生妹。”王雪儿说,篮球宝贝们基本都是在校学生兼职的,这些处于青春期的女孩因为热爱舞蹈,而不计艰辛与付出,为每一场奉献着自己的美丽与激情。

  宏远队的小颖,每天10点到舞蹈室开始排练到下午2点,午饭常吃不上。晚上10点篮球比赛才结束,11才到家。每年3月到4月份集训,赛季开始后,一场比赛要跳七八支舞,每支舞大概一分多钟。她的这种生活也是大多数篮球宝贝的生活,对于很多人来说,十分艰辛的,但采访中几乎所有的宝贝都这样回答记者:“因为喜欢,所以也没觉得辛苦。”

  2011年的一次表演,小颖因中暑晕倒,被戴上呼吸面罩。当时她能感觉到身边的人都在拉自己、喊自己,只是无法动弹。据她介绍,在拉拉队受伤是很正常的,一次比赛结束后聚餐时,队长突然瘫软在地,大家对于受伤都家常便饭了。据王雪儿介绍,几乎每场比赛结束后,总有一两个宝贝感冒发烧,尤其在冬天。因为宝贝们下场后总是席地而坐,也多没有披外套,怕随时要准备上场。“因为热爱舞蹈,又能学到东西,能跟偶像近距离接触,这种荣誉感让她们不觉得辛苦,反而很快乐。”王雪儿说。

  生活中的篮球宝贝则与其他学生没什么区别,她们也喜欢逛街,臭美、玩游戏,也要面临考试和恋爱的烦恼。王雪儿就见过一些队员台上学舞蹈,台下在复习功课,在去篮球场的车上也马不停蹄地做试卷。

  王雪儿表示,拉拉队队员的流动性很大,每两三年就更新一批。因为大多数是学生,毕业后面临的是找工作,结婚生子等问题,因为传统观念的影响,丈夫不愿意她们“抛头露面”。她们往往找份稳定的工作,最多偶尔回来练习一下。只有少数会从事和舞蹈有关的工作,比如开舞蹈培训公司,当舞蹈老师,或做淘宝模特等,像小真真那种当上演员,拍电影广告就更少了。

  CBA篮球宝贝的流动性很大,几乎每两年就要换一批人。因为成员基本是在校大学生兼职的,而且一旦毕业后,基本就结束了这个“生涯”,尤其是外地的学生。所以,现在王雪儿招聘基本倾向于找本地的大一大二的在校学生。

  当然还有一小部分宝贝毕业参加工作后会回流,这一部分篮球宝贝大多数是热爱舞蹈,追求自由的女孩。比如20岁的稍显丰满的雪玲,她刚从职中会计专业毕业,先后在银行做文员和从事服装行业,因为不喜欢过那种朝九晚五的无聊生活,毕业后还是常常会回到舞时尚兼职跳舞。当记者问她兼职跟工作冲突怎么办,她笑着说,“我一般会选择在周末,有时候也会请假或说服老板让我来跳舞。”并表示,她的这两任老板都很好,很支持她跳舞。

  雪玲对现状很满意,对于她这样一个比较乖巧的女孩子,有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工作,业余能兼职自己喜欢的跳舞,不仅能调节枯燥的生活,感受拉拉队的劲爆与热情,还能在跳舞中感受队友的友情。在采访中她时不时说谁对她很好,谁对她不错,让她很感动。她说,她以前在学校是跳民族舞的,来到这里之后开始总是跟不上,很害怕拖了大家的后腿,加上看到队员都非常性感,身材很好,她产生了很强的自卑感,差点放弃,但以前的队长佳慧对她特别好,总是鼓励她,让她变得自信起来。

  而现在全职跳舞的小颖更为典型,她业余时间一直学舞蹈,毕业后一直在电商行业从事数据统计工作,“整天坐在办公室,和数据、数字打交道,做复制、粘贴的工作很无聊”。于是边上班边参加拉拉队,多数是在周末,有时也会翘班参加。“和姐妹们一起跳舞,非常快乐。”小颖说,她2012年之后,开始全职跳舞,现在平时也会在培训班教跳舞课,比较稳定。

  队里的夏禹,文化公司的老板,她也是最近回来义务跳舞,说要寻找记忆和共鸣。而Tina虽然从美国回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基本都用在跳舞和培训队员上。

  外国宝贝虽然不是篮球宝贝的主要组成部分,却是一个重要的点缀,往往更能吸引人眼球,看到这些金发碧眼,长相甜美可爱的洋宝贝,观众也似乎更热情起来,相机镜头也总喜欢对着她们。

  舞时尚的洋宝贝基本来自东欧,都是专业的舞蹈演员。据王雪儿介绍,她们与某公司有长期的合作,有时也会做些商业演出,补贴“家用”。该公司有一支曾在百老汇演出的演艺队伍,她们大多表演杂技和爵士舞蹈。后来随着演员年纪的增大,杂技的风险性增加,这里的部分演员就转型做专业的舞蹈表演。2011年的时候,王雪儿在一次的合作中,邀请她们参加CBA拉拉队的训练和表演,她们也觉得很有意思,就试着看看,结果促成了长期的合作。其中来自白俄罗斯的葛琳娜和来自乌克兰的阿琳娜成为她们长期合作的伙伴。

  其中阿琳娜让王雪儿印象深刻,这个很可爱又个性十足的洋宝贝,学舞很快,开始时对中国这些业余的学生妹宝贝还很不乐意,且常常表现在脸上,因为中国宝贝没有多少舞蹈基础,学得比较慢,常常拖延训练时间。但随着参加CBA篮球宝贝的表演次数的增加,她慢慢成了大家的老师和开心果,时常积极主动帮助、指导其他宝贝练习,大家累的时候,她便说风趣的话逗大家开心。这让原本以为“洋宝贝来跳舞就是为了赚钱”的王雪儿大为意外。只是很可惜,去年老家乌克兰发生战乱,她回国了,而葛琳娜也结婚生子离开队伍了。

  现在与舞时尚合作的某公司的外国舞团里有20多个舞蹈演员,其中女孩子有十多个。为了丰富表演,这个赛季每场比赛都只会上一两个洋宝贝,并且要不一样的洋宝贝,主要分配在宏远队。“一来是为了让观众有新鲜感,每场看到不同的洋宝贝,一来洋宝贝比较贵,只能作为点缀,主体还是中国宝贝。”王雪儿说,洋宝贝都是专业的舞蹈演员,提前一两天请过来,稍微练习一下就能熟练掌握新的舞蹈,虽然贵,但花的心思和时间比较少,在CBA比赛中作为点缀很能吸引人眼球。

  当天宏远与江苏同曦的比赛的表演,是这位来自乌克兰的Alice的第二次CBA表演。据她介绍,她之前都是挑俄罗斯的名族舞,曾于2009年在沈阳的新年晚会上,为当时的国家主席和其他来访的五国元首表演过,也在CCTV表演过。第一次参加CBA表演的时候,很害怕,因为俄罗斯名族舞很安静,而拉拉队舞变化多样,很耗体力,而且一次性要学那么多舞蹈,害怕出错,因此在家看视频学了很久。而本次的表演,她前一天才来到舞时尚练习,并一下子学会了五六支舞蹈。“我喜欢这种积极活泼的舞蹈,球员们都很帅,我跳的很开心,如果出现错误,我会保持微笑,及时调整过来。”Alice笑着说。

  而她的朋友Kate则来自乌克兰,采访当天是她的CBA处女秀,她对当晚的表演感到紧张又幸福。她是Alice介绍过来的。而CBA的洋宝贝的来源除了舞团的舞蹈演员外,通过朋友介绍,也是一个重要的渠道。

本文链接:http://macyscost.com/jile/139.html